媒體報道 | “非”常時期,天邦生物為豬場提供“非”穩之道

時間 :2019/3/18 10:59:05點擊 :0編輯:集團策劃部

導語

余旭平教授指出傳染病的防控永遠圍繞三個基本環節,即:消滅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動物。這就是傳染病防控的“黃金法則”,而這個黃金法則同樣適合非洲豬瘟的防控。作為防控主體的養豬場,生物安全是最核心的工作。盡管疫情爆發后,牧場的生物安全級別在提升,但仍存在一定的認識誤區和方向選擇問題,天邦生物這次會議旨在幫助客戶梳理清楚生物安全防控思路和邏輯。

要點速讀

“天邦生物已經開始布局打造為規模化豬場提供更高標準,更專業化的生物安全知識,踐行方案以及綜合性的服務體系,為規模化豬場轉型升級提供綜合性生物安全解決方案。”天邦生物營銷總監汪德樹在3月15日舉辦的天邦生物第二屆規模化豬場技術交流會期間接受愛豬網專訪時告訴記者。

非常時期 (1).png

天邦生物營銷總監汪德樹

本次會議,可以說安排在“非”常時期,從媒體角度觀察,可以說對行業具有代表和深遠的意義。從本次會議舉辦方天邦生物獲悉,會議邀請到了諸多行業豬病專家,共同幫助規模化豬場管理者解決非洲豬瘟或者復雜豬病的檢測問題,特別在當前這個階段,及時檢測豬場疫病的相關情況是豬場管理者工作內容的核心。

非常時期 (2).png

人是非洲豬瘟的感染加速器

非洲豬瘟是本次論壇內容的核心,會議也邀請到了來自東北農業大學李金龍教授做分享。他指出,非洲豬瘟是由非洲豬瘟病毒感染引起的豬的一種急性、熱性、高度接觸性傳染病,并且非洲豬瘟不傳染人。

李金龍教授強調,自然界的非洲豬瘟病毒,傳播速度慢,同時,李金龍教授還強調,生物安全是控制非洲豬瘟潛在的工具,人才是非洲豬瘟的感染加速器,即使是剖檢都有可能成為傳染源,所以必須做好防護和消毒措施。

對于如何做好豬場生物安全的防控的配套設備有哪些,李金龍教授分析到,完善的生物安全防控配套設施包括洗消烘干中心(分場內和場外),洗消車輛設施,檢測設備,火焰噴槍,簡易玉米或飼料烘干筒,宿舍周邊的碎石道、防蚊蠅的紗窗或無紡布、驅鳥器、蚊蠅燈,配備自有車輛,臭氧發生器等。

非常時期 (3).png

東北農業大學李金龍教授

成都天邦總經理邢剛博士在《藍耳病與非洲豬瘟的關系及其防控意義》報告中指出養豬已經進入4.0時代(信息化+大數據),精細化的管理是豬場盈利的核心,并且豬病仍然是影響豬場效益的最重要因素。同時他和李金龍教授觀點一致,都認為生物安全是每家豬場的生命線。

非常時期 (4).png

成都天邦總經理邢剛

非洲豬瘟疫情最新的特點

來自南京農業大學知名豬病專家周斌教授在他的《實驗室檢測診斷與復雜疫病綜合防控》報告中,從七個角度分析了當前我國豬病的復雜情況。在這七點中,第一點他仍然強調,2018年ASF在中國的出現,其次為豬繁殖與障礙性疾病依然存在,成為困擾養豬場的一個重要問題。他說更重要的是多病原、多病因的混合感染更加嚴重,豬場疫病更加復雜,而且病毒性腹瀉仍然在部分地區和豬場流行十分嚴重。

同時,他強調口蹄疫在我國部分地區呈爆發流行,發病率逐年增加,病毒基因型不斷變化。并且我們不得不重視豬呼吸道病綜合征表現日益明顯,最后周斌教授提及細菌性疫病普遍存在,且耐藥性增強。

非常時期 (5).png

南京農業大學周斌教授

來自浙江大學的余旭平教授也指出,非洲豬瘟是可防可控的,政府層面的及時疫情發現和封鎖撲殺消滅傳染源結合豬場自身的生物安全措施完善,一定能夠打好防控非洲豬瘟的攻堅戰。

余旭平教授在非洲豬瘟爆發后,一直關注疫病發展狀態,同時為豬場一線提供非瘟防控特別是豬場生物安全的設計服務,他的論壇授課從非洲豬瘟的流行特點出發,以此提出自己的觀點,包括:第一,疫情長距離跨越性傳播;第二,豬肉污染在長距離跨越性傳播中的可能作用;第三,起初泔水污染點燃散戶和小豬場,進而擴散引爆大型豬場;第四,投資巨大的超大型豬場卷入不能說明生物安全的失敗,反而更進一步強調完善生物安全的重要性;第五,非洲豬瘟傳播慢的特點使非瘟疫情看起來像是點狀散發,但不能因此松懈生物安全防控意識。

余旭平教授指出傳染病的防控永遠圍繞三個基本環節,即:消滅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動物。這就是傳染病防控的黃金法則”,而這個黃金法則同樣適合非洲豬瘟的防控。作為防控主體的養豬場,生物安全是最核心的工作。盡管疫情爆發后,牧場的生物安全級別在提升,但仍存在一定的認識誤區和方向選擇問題,天邦生物這次會議旨在幫助客戶梳理清楚生物安全防控思路和邏輯。

為便于理解生物安全,余旭平教授將牧場比喻為實驗室的培養皿,他說“要象防止培養皿污染那樣做好生物安全”。他提出生物安全的核心思維是劃紅線,“要跟孫悟空拿金箍棒畫圈那樣劃紅線,白骨精不能隨意進入,唐僧可以出來但也不能隨意返回”。余旭平教授還進一步羅列了一些牧場與外界交流的“關鍵控制點”,其中最主要的六個方面包括:裝豬月臺與裝豬車、人員出入、尸體與糞肥的轉運、飼料及其運輸車輛、獸藥疫苗快遞及其它輸入品、食堂采購和就餐。

余旭平教授提出解決關鍵控制點的方法是:通過隔斷、消毒、機械清除等方法,有效減少污染輸入劑量;第二,即使有少量污染和輸入,通過多級稀釋,使污染和輸入劑量降低至感染劑量以下。以此,余旭平教授還給予了具體舉例和說明。

非常時期 (6).png

浙江大學余旭平教授

對于規模化豬場豬病檢測,周斌教授也指出了當前疫病診斷過程中存在的問題,他說過分依賴以往歷史經驗,對不同病原導致類似癥狀重視不夠,過分依賴實驗室檢測技術,不能科學評價試驗數據和診斷結果之間的關系。

而且規模化豬場管理者對疾病疫病診斷的基本要素(臨床癥狀、病理變化、流行病學調查工作)重視不夠,不能正確評價診斷結果和治療效果之間的關系,不能正確評價診斷結果和疫苗免疫之間的關系,最終導致診斷實驗室眾多,結果可信度下降。

成都天邦總經理邢剛博士也提及,正確、科學、合理的免疫是關鍵,對疫病有效的監測和評估是豬場的保障,理念和觀念的改變是時代的要素,豬場需要做到精準、合理、高效的藥物保健。

防非重要但不能忽視這兩種豬病

知名豬病專家周斌教授在《實驗室檢測診斷與復雜疫病綜合防控》的報告中,提到防控非洲豬瘟很重要的,但是其次我們要清醒的認識到豬繁殖與障礙性疾病依然存在,它為困擾養豬場的一個重要問題。

成都天邦總經理邢剛博士在《藍耳病與非洲豬瘟的關系及其防控意義》報告中介紹了有效的藍耳病防控對豬場生物安全綜合防控的重要性。他說,非洲豬瘟爆發雖然給我們造成了損失,但也給了我們警示,比如藍耳病感染大的場,ASFV來勢更兇,藍耳不穩定的豬場,ASFV來臨后損失更大,“拔牙”成功的豬場基本是藍耳穩定的豬場,藍耳不穩定的豬場“拔牙”基本失敗等。

他還強調,豬場需要有穩定的種豬群、對后備豬的馴化、商品豬的免疫、對抗體以及病原的定期檢測、調整免疫計劃、落實生物安全措施。

周斌教授在當前復雜豬病防控要點中也提及到,豬丹毒對豬場的危險,據天邦生物技術服務總經理徐大為老師介紹豬丹毒是由胞內丹毒絲菌引起的一種急性、熱性人畜共患病,屬于二類動物疫病,常發于中大豬及母豬等。

非常時期 (7).png

天邦生物技術服務總經理徐大為

天邦生物技術服務總經理徐大為老師指出對于豬丹毒目前常用的防控措施主要有抗生素、弱毒苗、滅活苗。他分析到,對于抗生素防控來說,豬丹毒絲菌很容易產生耐藥性,藥物保護效期短,反復用藥成本高,并且易轉化為慢性,藥殘也會影響肉食品安全;對于弱毒苗防控來說,容易出現散毒,且免疫應激較大,易致關節炎,毒力返強風險,疫苗免疫前后幾天內均不能使用敏感抗生素;

對于滅活苗防控來說,所需抗原含量較高,成本也較高,不受抗生素和母源抗體影響,應用廣,安全性高,保護效果好,但需定期免疫。而天邦生物生產的“丹力佳”具有安全、高效、便捷的特性,能夠幫助養殖戶很好的防控好豬丹毒。

非常時期 (8).png

會議同期舉辦了專家論道論壇,由天邦生物技術服務總經理徐大為主持,浙江大學余旭平教授、南京農業大學周斌教授、成都天邦總經理邢剛等專家參與論壇,就非洲豬瘟防控等相關問題與現場規模化豬場管理者進行深度交流。

非常時期 (9).png

出席嘉賓合影

                     (來源:愛豬網 關曉華 朱斌)